新闻中心

智能硬件2.0:我为何对可穿戴设备失去兴趣?

 
深圳制造厂的朋友告诉我,过去的一年,他们服务了几十家小型创业公司,代工智能手表。不过,今年这些创业公司已经找不到了,庆幸的是,代工厂都是先付款再生产,也就没有损失。

可 穿戴设备、硬件**,大潮初起,泥沙俱下,浪潮过后,却是遍地狼藉。国内的智能手环、手表们,如土曼、果壳,在Jawbone、Google Glasses们引领下,纷纷推出”划时代“的产品,一时间,国内宣称要做可穿戴设备的公司,如过江之鲫。2013年,不说句硬件**,不戴款智能手环, 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站在人文与科技的十字路口。

2013年,身边的朋友纷纷佩戴上了Jawbone,幸运的人也会戴上传说中的智能手表。不过,现在越来越多的朋友开始放弃这些所谓的可穿戴式设备。*近我也把佩戴几个月的Jawbone摘了,我对它已经没有任何兴趣。在过去数周,它对我的意义是,戴在手腕上,能够人群中招摇一番,彰显下我对新鲜的数码产品一样充满热情。不过,现在我对智能硬件,不,确切的说,是可穿戴设备,已经彻底审美疲劳了。

我问某大佬,“你如何看待Jawbone和智能手表?”他说,“手表替代怀表,是必然。手腕是人体非常重要的一个部位,但可穿戴设备,至少不是现在这个玩法”。

再后来,几个月的经验告诉我,Jawbone与果壳电子的失败,除了产品与体验的不足,应用场景过于狭窄,还有个原因被大家所忽视——它们是先硬件,再社交,不是先社交,再硬件。

我将先硬件,再社交,称之为智能硬件1.0,先社交,再硬件,称之为智能硬件2.0 。这一概念,我借用了是套用web2.0与web1.0的区别。Web2.0超越web1.0 是必然。1.0的智能硬件,先锁定用户场景,假设着通过这个需求,进入社交,通过社交元素强化用户的使用习惯。不少跑步等兴趣的智能手环,*终失败,至少是到现在还没能成功。

套用马歇尔·麦克卢汉的话,智能硬件,或者说,可穿戴设备,都是人体的延伸。硬件即人体,人体是有体温的。iPhone 的成功有很多原因,*重要的是,比起塞班来,它让手机变得“可触”,触摸让它超越了单纯的工具逻辑,成为你我的一部分,让手机有了“体温”。

公 允地说,果壳电子的许多产品,不算太差。它与Jawbone一样,都在努力通过各种应用场景,为硬件赋予某种”体温“。这是安卓的功劳。不过,即便产品设 计者努力地为手环、手表们通过交互场景,来增加硬件产品的”体温“,这些产品却犯了一个重要的错误——没有社交基础,或少社交。*终,产品质量、体验等多 个因素合力之下,智能硬件的幻想坍塌了。

没有社交基础的智能硬件,*终成了“人人都是孤岛”。还记得电影《荒岛余生》么?孤岛下,孤独的人,连语言能力都会退化,摘下那些原本体验就不够好的智能手环或智能手表,自然不在话下。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14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