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时间以来,“互联网+”这个概念,在中国可谓炙手可热,红得发紫。上自总理,下至市民,从会议厅到餐桌,皆以谈论此话题为不落伍。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人,尤其是处在关键位置的城市管理者,对于“互联网+”对深圳所带来的机会与挑战,仍然没有一个足够清醒的认识,这对于深圳来说是很危险的。因为“互联网+”这个历史性机遇对于深圳的重要性,其实比国内的任何一个城市都要大得多。所以,南山策士把这个问题放在“十问深圳”系列文章的靠前位置,以期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

    本文分为“形势”、“问题”和“对策”三个部分。


◎ 形势篇


长征是播种机,“互联网+”是收割机


    互联网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之深远,无论给予多高的评价亦不为过。

    2014年,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交易总额2.3万亿,承载了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8%以上的份额。同时其零售平台活跃买家数量3.34亿,占据中国网民数量的一半,中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在“双十一”这一天,阿里巴巴的单日交易额达到571亿,再一次刷新了全球移动电商的交易纪录。

    这是一个令人恐怖的数量级。在传统经济时代,这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但是在互联网时代,阿里巴巴轻松把它变成了现实。

    现在有一种大家都比较认同的提法,即以蒸汽机出现为标志的“蒸汽时代”为**次工业**,以电力进入工业生产为标志的“电气时代”为第二次工业**,以互联网进入人类经济生活的“信息时代”为第三次工业**。

图片1.png

    每一次工业**都不仅仅是一次技术改革,更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回想历史上蒸汽动力和电力对人类社会所带来的巨大改变,就可以大致推断出互联网对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将会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而这一切改变,有的已经发生了,更多的还将在今后几十年内发生,其中的一些改变,将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

    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好迎接这些巨大改变的准备。

    每一家企业,如果它还想继续活下去的话,也要做好迎接这些巨大改变的准备,包括像华为这样的大公司。

    每一个城市,如果它想在今后的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则更要做好迎接这些巨大改变的准备,尤其是像深圳这样根基甚浅的新兴城市。

    深圳作为一个竞争单位,在与国内其他大城市的竞争中,存在着诸多不利因素。这些因素在南山策士之前的文章中已有谈及,例如:深圳的土地面积只有上海的1/3,广州的1/4,天津的1/6,北京的1/8,重庆的1/42。深圳有杰出的“四个难以为继”——土地、空间有限,难以为继;能源、水资源短缺,难以为继;人口密度过大,难以为继;环境容量、环境承载力严重透支,难以为继。

    早在2011年,在深圳这片狭小的土地上,实际承载人口(包括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总量就已经超过1500万,人口密度高达7785人/平方公里。美国福布斯杂志布的数据显示,深圳人口密度全球第五,仅次于孟买、加尔各答、卡拉奇、拉各斯,是中国*拥挤的城市。

    地域狭小,人口拥挤,给深圳带来了一系列的城市问题:淡水资源紧张,交通拥堵,看病难,上学难,房价高企,企业运营成本和居民生活成本居高不下。

    此外,深圳是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原住民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连3%还不到,户籍人口占实际承载人口的比例仅20%多一点。也就是说,很多人是以“深漂”的身份,在过一种候鸟般的生活,他们对这个城市的认同度和忠诚度远远比不上自己的故乡。“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反面,就是“走了,就不是深圳人”。对于这样一个城市来说,要保持人气旺盛,就必须维持经济繁荣,保证充分就业,能够让外来人口找得到工作、赚得到钱、待得下去。否则,一旦经济凋敝,短期内可能导致人口大量流失,深圳将有“空城”之险。近年来东北三省因经济失速导致人口流失,即可作为深圳之殷鉴。

    值得庆幸的是,“互联网+”给深圳带来了一个历史性的战略机遇。

    通俗来说,“互联网+”就是“互联网+各个传统行业”,但这并不是简单的两者相加,而是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以及互联网平台,让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创造新的发展生态。“互联网+”代表一种新的社会形态,即充分发挥互联网在社会资源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将互联网的**成果深度融合于经济、社会各领域之中,提升全社会的**力和生产力,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实现工具的经济发展新形态。

    深圳地狭人稠,资源短缺,智力和资金高度密集,电子工业基础雄厚,既是全中国*迫切需要利用“互联网+”、同时也是*适合利用“互联网+”来驱动新一轮发展的城市。

    互联网重构之后,中国将迎来人口红利之后的下一个红利——大数据红利,并以此引领世界互联网体验升级的潮流。深圳是中国人口红利的*大受益城市,并由此奠定了在上一轮城市竞争中的优势地位。如果我们能继续抓住“互联网+”这一战略机遇,享受到即将到来的“大数据红利”,那么在新一轮的城市竞争中,深圳必将处于无可撼动的优越地位。

    世界先进制造业的中心在德国,世界科技**的中心在美国,我们预见下一代互联网数据服务中心将会出现在中国,我们更乐于见到中国的互联网经济中心在深圳。

    毛泽东同志说,长征是播种机。

    南山策士说,“互联网+”是收割机。

    长征播洒的,是**的火种;“互联网+”收割的,是成熟的传统产业。

    传统产业千条线,“互联网+”一根针。作为互联网行业的领导者,只须穿针引线,将互联网与传统产业巧妙融合,即可收获传统产业的大片江山。

    试举一例。2015年2月,腾讯旗下的滴滴与阿里旗下的快的宣布合并,合并之后的“滴滴快的”市场份额超过90%,总估值高达60亿美元。

    出租车行业是一个典型的传统行业,在中国各大城市苦心经营数十年,各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养家糊口过日子,何时做过六十亿美元的春秋大梦?

    只有“互联网+”这台收割机开过之后,人们才发现,传统行业原来遍地黄金。

   “互联网+”既是一个明摆着的战略机遇,同时又是一个特别容易当面错失的机遇。因为城市是一个巨大而笨重的系统,面对机遇会有一个反应滞后期,远不如企业那般敏锐,等到它反应过来时,或许,这个机遇早已与它失之交臂——所以,经济竞争的主力必须靠企业,政府只须做好服务,有形之手不能伸太长。

年轻的深圳决不能承受失去“互联网+”之重,因为互联网经济将主导下一个一百年。这个城市如果失去了互联网经济的主导权,它在其他方面的优势亦将丧失殆尽。也许它还能苟延残喘,但绝无可能再活得精彩。

深圳以高新科技立市,曾经以高新科技革过别人的命,为什么就不能有别人同样利用新一代互联网技术来革深圳的命?

   “互联网+”是机遇,也是挑战。面对来势汹汹的互联网浪潮,深圳必须要有危机感,要有勇气问自己:下一个死在沙滩上的,会不会是深圳?

   “互联网+” 对于别人是机遇,对于深圳是命脉。

    别人可以做“互联网+”的参与者,深圳必须做“互联网+”的领导者。

    别人可以做“互联网+”,深圳必须做“互联网+”的风口。

    问题是,深圳准备好了吗?


◎ 问题篇


独木擎天,英雄孤寂。大树底下,寸草不生。


    2015年7月15日,中国互联网协会、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在京联合发布2015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排行榜。

    该榜单主要参考互联网企业2014年度发展数据,评价指标既覆盖收入、利润、人力资本等财务指标,也覆盖流量、活跃用户数等业务指标。数据统计采用了计算复合指标的方法,计算得出各家企业在企业规模、社会影响、发展潜力和社会责任四个维度上的得分,加权平均后确定排名。

    可以说,这个榜单是对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业的经营发展状况和行业发展格局的一次**梳理,其权威性获得了国际国内互联网业界的高度认可。

    下面,南山策士以这个新鲜出炉的榜单为依据,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地域分布做一个简单的分析。因为工作量的原因,以下只选取排行榜前30名作为分析对象。另,因其中第26名的企业信息不透明,在网上找不到相关财务数据,无法进行分析,故剔出,并将第31名同属北京的一家企业递补纳入分析范围。

图片2.png


图片3.png


图片4.png

    从以上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惊人的事实:在排名前30的互联网企业中,有17家北京公司,5家上海公司,3家广州公司,其余的深圳、杭州、南京、成都、厦门5市,都只有寥寥的1家公司。

    众所周知,因为中国互联网产业的三巨头BAT分别位于北京、杭州和深圳,导致这三个城市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三座高峰。但是我们更应该知道,阿里巴巴之所以会诞生在杭州,并不是因为杭州特别适合发展互联网产业,而仅仅是因为马云是杭州人,且毕业于杭州师范学院。而在腾讯公司公报所列的4位创始人(马化腾、张志东、许晨晔、陈一丹),则清一色在1993年毕业于深圳大学,就近创业是他们的共同选择。

    剔除就近创业因素之后,我们很容易发现:北京,只有北京,才是中国互联网创业人才汇集的“洼地”。

图片5.png


图片6.png

    当然,看了图表2-5,有人可能会提出异议,没错,北上广的企业数量是多,但是你们赚钱不行。整个北京17家企业的利润(131亿),还抵不上深圳的一个腾讯(238亿),更抵不上杭州的一个阿里巴巴(270亿)。

    但是, 我们更应该看到,北京的17家互联网公司不但已经在营业收入上超出了腾讯和阿里3—4倍,而且在总市值上也已经实现超越(见图表2-6)。

    市场的眼睛是雪亮的,市值才是一家企业的真实价值。

    哪怕阿里、腾讯猛如虎,但只虎难斗群狼。北京的互联网产业,采取的是群狼战术,是遍地开花,是人民战争的**大海。

    不得不承认,在现阶段,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创业宝地在北京,“互联网+”的“风口”在北京。

    至于深圳和杭州之间,谁是老二谁是老三已经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问一问,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互联网公司把总部设在北京,而把研发中心设在深圳?北京负责收税,深圳负责养人,学雷锋至于学到这个份上吗?

    我们还要问一问,为什么深圳的互联网人才优势,没有转化成深圳的互联网产业优势?却都给别人去做了嫁衣裳?

    我曾跟一位业界人士探讨个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是,因为在中国做互联网审批程序复杂,把总部放在北京*方便。那么我们能不能尝试向中央提出在深圳建一个异地审批中心呢?如果此路不通,深圳市政府能不能在北京建一个专门替深圳互联网企业办理审批手续的服务机构呢?

    只要思想不趴窝,办法总比困难多。

    现在,深圳和杭州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自己家里倒是出息了一个亿万富翁的独生子,虽然钱多,但独木不成林,终究门庭冷落,香火不旺;看着隔壁老王家出息了十几个千万富翁的儿子,成天门庭若市,子孙繁衍,人丁兴旺,心里难免有些不踏实——谁敢说哪一天隔壁老王家不会冒出一个盖住咱家的超级大富豪呢?

    不要说不可能,在互联网的世界,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想当年,三大门户网站当红的时候,深圳的互联网连影子都没有。这才十几年功夫,深圳凭一个腾讯,凭一个马化腾,硬生生闯进了国内互联网城市前三强。

    问题是,仅凭一枝独秀的腾讯,深圳敢称自己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基地吗?深圳有资格充当中国“互联网+”的“风口”吗?

很明显,深圳的底气严重不足。

    而且,谁都知道,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很危险的。

一个*有条件成为中国“互联网+”风口的城市,一个*迫切需要成为“互联网+”风口的城市,结果自身却陷入了险境——请问深圳的衮衮诸公,你们造吗?

    毫无疑问,马化腾是互联网时代的英雄,腾讯是一个伟大的公司,但是深圳偌大一个城市,互联网如此巨大一个产业,如果只能靠扯着一家公司的大旗来壮声色,也未免太令人赧颜了吧?

    但这确实就是深圳互联网产业的冷峻现实:

    独木擎天,英雄孤寂。

    大树底下,寸草不生。


◎ 对策篇


强国之要,在实其仓廪;强城之要,在壮其企业。


    要做“互联网+”的“风口”,应对之策,唯有双管齐下。政府应眼光向下,用心扶持企业发展,营造良好的互联网经营生态;企业则目标向上,做大做强。先有强大的企业,才会有强大的深圳。

    一、政府方面,南山策士有这样四项建议。

   (一)用政策体现政府诚意,吸纳总部和吸引人才“两手抓”。

    出台更具可操作性、更贴近需求的税收政策、人才政策和投融资政策,针对性地制定吸引海内外的互联网企业总部入驻深圳的政策和策略,提出更有吸引力的优惠条件,吸引海内外互联网人才来深创业。

    修订即将到期的《深圳市互联网产业发展规划(2009—2015年)》和《深圳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振兴发展规划(2011—2015年)》,并建议将这两个规划合二为一,出台新的《深圳市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同时,成立深圳市互联网与信息产业发展办公室(与深圳市金融发展服务办公室、深圳市文化产业发展办公室并列),专门负责协调和整合资源,推动深圳互联网与信息产业的新一轮发展。

    实际上,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互联网产业与信息技术产业已经高度融合,是一体两面的关系,将二者机械地割裂开来,是一种落后于时代的非互联网思维。而将互联网思维带进政府工作中,从政策层面拆除互联网产业与信息技术产业之间的藩篱,必将有利于深圳互联网产业的更快发展。

   (二)在依法行政的提前下,用互联网思维做事,用实际行动支持互联网企业。

    在这项建议下,南山策士不讲大道理,只讲人情常识。

    比如说,深圳能不能够保证一直不抓滴滴打车、不打击专车服务?而是通过先行先试探索出各方都能接受的管理办法?对待这个新生事物的态度,如同一面镜子,反映了一个城市执政者执政思想的进步与落后。

    再比如说,咱们的地铁线路设计能不能主动靠近华为和腾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遇到腾讯马上拐个弯?南山科技园拥有100多家上市公司,1000多家***高新技术企业,40多万白领上班族,是深圳市*大的“聚宝盆”和“摇钱树”,我们在做地铁规划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能稍微加大权重?而听任科技园的交通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南山策士认为,像华为和腾讯这样的企业,深圳市怎么重视都不过份。避开腾讯的地铁一号线规划,是瞎扯蛋的规划!避开华为的**线和五号线规划,更是瞎扯蛋的规划!一避再避,难道华为跟政府结了仇吗!?嘴上天天叫嚷着要支持企业,你们就是这样支持企业的吗?就算地产商是你亲爹,可你也不能老这样坑华为这个养父啊?

    更搞笑的是,由于政府的规划服务不到位,让腾讯的员工上下班都成了问题,挨骂的本应该是政府;可这边厢就有人在网上叫嚣,嫌腾讯的大巴车堵着他了,要腾讯搬到关外去!

    要我怎么说您好呢?像腾讯、华为这样的企业,每天承受着多大的市场压力?打个比方,他们就是正在参加高考的考生,您要是嫌这儿不方便,可以先到一边凉快去。您以为腾讯搬迁像您搬个家那么简单啊?您要他搬关外,万一他再走远点儿,搬到松山湖去了咋办?深圳可以缺一个官员,也可以缺一号像您这样的VIP人物,但深圳缺不了腾讯、华为!

   (三)新建一个市级的“深圳市互联网创业园”。

    在深圳,五花八门的产业园、创业园不计其数,但是市上等的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产业园却至今付诸阙如。

    纵观深圳全境,拿得出手的科技园,至今只有一个始建于1996年的深圳高新区。20年来,尽管深圳高新区培育出了一大批高新科技企业,但若要论配套设施,论园区环境,深圳已与毗邻的东莞松山湖差得太远,恍如隔世。

    不要拿地少来说事,建那么高尔夫球场怎么就有地了呢?

    关键还是政府为企业做服务的那份真心、诚意。

    这个互联网创业园可以建在关外,但必须科研、商务、生活各项要素齐备,建成一个自成体系的互联网小镇。选址要求环境优美,面积够大,交通方便,*好能通地铁。硬件方面,该园应自建服务器和数据存储中心,为入园创业者提供足够的带宽和全园区Wi-Fi无缝覆盖。此外还有一个关键点:租金必须足够便宜,真正体现政府对互联网产业的支持力度。

    深圳需要一个硅谷,深圳需要一个筑波,如果这些愿望太**,那么,至少得给我们一个松山湖吧?

   (四)尽快启动“智慧深圳”建设项目。

    建设智慧城市,是一场深圳输不起的竞争。

    有一种说法,战争是对一个国家实力的***检验。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甚至可以把智慧城市建设当作一场战争来看待。一旦失败,固然会劳民伤财(总耗资不会超过大运会);而一旦成功,深圳必将成为一个***的先进城市,全体市民将享受到高新科技给我们带来的巨大便利、高效、透明的政府和前所未有的公平、公正;众多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一大批深圳企业,必将由此占据智慧城市建设所涉及的互联网、物联网、车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诸多领域的制高点——“智慧深圳”必将成为深圳的“曼哈顿计划”。

   “曼哈顿计划”是指美国在二战期间制造原子弹的计划。该计划集中了当时西方国家*优良的核科学家,动员了10多万人参加这一工程,其中科学家人数之多简直难以想象,在某些部门,带博士头衔的人甚至比一般工作人员还要多。这一计划的成功促进了系统工程的飞速发展,为战后美国的科技进步和经济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曼哈顿计划不仅收获了“小男孩”和“胖子”,更把美国推上了世界科技**强国的宝座。

    现在,深圳正面临着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战略机遇。

    对于智慧城市建设,可以说深圳一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在2013年01月住建部公布的**批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名单中,北京推出了东城区、北京市朝阳区,上海推出了浦东新区,广州推出了海珠区,可以说北上广都拿出了自己的精华城区,来作为智慧城市的试点区域;而深圳推出的是坪山新区。

    因为智慧城市建设是一个高投入的项目,在集成度越高的城区,越能彰显其价值,所以其试点理应是从城市化程度较高的城区或新区开始。在深圳,*理想的试点地区是前海,而不是坪山。

    由此可以看出,深圳对于建设智慧城市的态度,不过是在敷衍而已。

    造成这种情势的原因,首先可能是有关部门对智慧城市的意义并没有实质上的了解;其次,从某种程度来说,智慧城市的建设也是对政府部门的一场重大**,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深度介入下,更多的政策、数据将会透明化,更多的公务处理尤其是涉及到民生问题的处理(比如排学位)将会实现智能化、网络化,一部分权力将会被关进笼子,一些乱伸的手将会被束缚,权力因素和人情因素对公共事务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小——这是一部     分人所不愿意看到的,而这也正是智慧城市建设在中国、在深圳遇冷的*根本原因。

    可以说,在中国,如果没有市委、市政府的彻底配合,任何一座城市都不可能建成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建设的“痛点”不在技术,而在制度;不在企业,而在政府。

    很明显,深圳优良是中国*适合建设智慧城市。因为深圳城市化程度高,建成区集中,规模效应突出;作为新兴城市硬件设施比较新,条件较好,建设成本较低;作为中国*发达的电子信息产业基地,深圳的几大龙头企业携手,即可自力更生建成“智慧深圳”,这个条件在全球范围也是极其罕见的。

    同时,深圳也是*迫切需要建设“智慧城市”的城市。作为一个只有三十五年历史的崭新城市,深圳就已经进入中国七大限牌城市行列;在暴雨季节,深圳市区竟然经常发生水灾,街道可以行船……如此等等,不通过建设智慧城市来改造,深圳打算如何度过下一个三十五年?更何况,深圳还有庞大的互联网和电子信息产业,需要在智慧城市的建设过程中进行**提升。

    *后,我们还需达成这样的共识:深圳的智慧城市建设必须依靠企业来做。建议由华为、腾讯等民营骨干企业共同组建一个机构,来主导整个项目。政府只能做甲方,负责投资、监管和验收。

    南山策士断言,如果“智慧深圳”项目由政府主持建设,肯定是死路一条!不如不做。

    二、企业方面,建议深圳若干家龙头企业承担起各自的责任,通过“围猎”的方式,共同把深圳建设成为“互联网+”的风口。

   (一)建议华为重新审视自身定位:华为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不是什么“为互联网传递数据流量的管道做铁皮的公司”。

    无论是华为*重要的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还是新开辟的消费者业务(智能手机),都属于广义的互联网产业范畴。华为手机2014年的出货量已经超过7000万部,在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排行榜上名列第五,2015年更跃升到了第四位,排名一直在号称骨子里都充满了互联网精神的小米之前——这样的华为,如果还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那么还有谁敢称互联网公司?

    这个世界唯壹不变的,就是变化。天下没有不可逾越的雷池。而杰出的《华为基本法》开篇**条,就给自己下了一条绊马索:“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上等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进不进入信息服务业另当别论,但如果以这样的心态来对待互联网,那么华为的前途将会是暗淡的。

    名正则言顺,一旦将华为重新定位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则无论其战略视野还是战略格局,相信都会有新的面貌。深圳的互联网阵容,也会由此焕然一新。

  (二)给腾讯的两个建议:

    1、腾讯应该做手机。这是腾讯必须面对的一个选择。从长远来看,像腾讯这样的公司不做手机是不可能的,而迟做不如早做。据说当年华为做手机也是完全被动的,是被UT斯达康的小灵通给拖入进去的。

    当然,腾讯的做法可能会跟华为不一样,捷径还是有的,相信小马哥早已心中有数。

希望在十年之内,可以见到中国手机市场的三巨头是“华为、腾讯和小米”或“华为、腾讯和联想”,而未来国际手机市场的三巨头,则可能会是“华为、腾讯和苹果”。

    在智能手机这一块,华为已发力,腾讯当自强。

    2、希望腾讯为深圳的互联网生态建设做更多的工作。独木不成林,百花齐放才是春。深圳互联网产业“大树底下,寸草不生”的状态,只有腾讯的参与,才有可能得到根本的改观。

    据报道,早在1999年,华为就发布了员工内部创业政策,鼓励员工出去创办企业,华为可给予一定时间的支持,并免费提供部分产品,员工内部创业失败,半年内仍可回公司工作。不知道华为现在还有没有执行这个做法?个人觉得不仅华为可以继续鼓励员工创业,腾讯也应当这么做。作为“娘家”的腾讯,可以通过参股的方式,既对创业员工有所支持,也能通过股权有所控制。这样做,既能避免培养自己的竞争对手,又能优化深圳的互联网产业生态,同时还能避免背上“寡头垄断”的恶名,免遭《反垄断法》的干扰,可谓一举多得,各方受益,何乐而不为?

   (三)建议比亚迪将技术开发的方向,从单纯的“新能源汽车”重新调整为“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汽车+车联网”三项并重。

    新能源汽车技术是比亚迪的核心价值所在,而率先实行互联网转型的比亚迪,借助“互联网+汽车”战略的新优势,或将与特斯拉电动汽车、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并驾齐驱,引领世界互联网汽车产业的新航向。

    只要能拥有一个这样的比亚迪,深圳在即将到来的新一代汽车产业竞争中,必将稳操胜券。什么一汽二汽上汽广汽,都不是对手。

   (四)建议万科从一家普通的房地产公司转型为一家“智能住宅+智能家居+智慧小区”的互联网型高科技房地产公司。

    房地产在中国已经成为夕阳产业,但其一旦与互联网结合,“互联网+房地产”所产生的聚变效应,或将给万科带来一个崭新的春天。

   (五)支持顺丰利用自身的网络优势,进军电子商务领域。

    据悉,顺丰已经进军电商领域,但目前做得似乎并不怎么顺利。不过这一步既然已经迈出,开弓没有回头箭,就只能“死棋肚里出活招”,杀出一条生路来。在国内范围内,除阿里巴巴这家巨无霸型的平台电商之外,北京有京东,上海有1号店,广州有唯品会,唯独深圳在电商这一块还是空白地带,从理论上分析,深圳是足以支撑起一家大型电子商务公司的。当然,顺丰的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根本的还是一个定位问题,不过这已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了。王卫先生如果有意,可以请南山策士喝杯咖啡,咱们私下聊。

    如果上述“五虎大将”能够在各自领域占据优越优势,对互联网市场形成“围猎”之势,那么在国内乃至全世界的互联网产业界,深圳都将成为一个极具优势的城市,打造“互联网+”风口之大业可成。

图片7.png

    南山策士真诚希望,为了政企双方的共同利益,政府和有关企业应当充分沟通,达成广泛共识,携手共进,一起致力于深圳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在政府层面,应迅速出台促进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新政策,尽快启动深圳的“曼哈顿计划”——“智慧深圳”建设。企业层面,希望上述五家龙头企业积极担负起各自的责任,打开互联网产业“五虎跃鹏城”的新局面,将深圳的“互联网+”经济带入百花齐放的春天——这既是深圳发展的需要,更是各大企业自身发展的需要。

    兵法云,上下同欲者胜。如果政府、企业、深圳市民能够上下一心,同心同德,共谋发